朝陽的朝,也可以叫我35!

「告訴我你多喜歡阿龍( -`ω-)✧」
「非常喜歡(^-^)。」
「(//_//)♡♡♡♡♡」

+

重發。有好心人教我打tag,
但不太會弄乾脆重來了...:D

這張是跟親友換的糧。
希望我最愛的這倆人永遠幸福 :)

+

想說練習個上色,結果被朋友大概噴了幾百遍吧。
生無可戀.jpg

下次可能不會發上色了(メ3[____]←病床

-----------------------------------------------------------------
發現丟上來畫質差的可以......!
不知道大家都用哪個平台發外連圖的呢
_(:3 」∠)_

2017.09.18  追記

+

【女體化】

最近太忙了,只能畫點潦草的東西。

「瞧,這傢伙是我的。」

差不多這種感覺吧。

+

情人節快樂。

畫出這種東西的人跑路去了,勿尋。

+

百粉點梗

不知不覺百粉了,人生第一個
謝謝按心心推薦與關注的大家,

有什麼想看我畫或寫的嗎 :)
可以告訴我
沒的話我就繼續畫寮里的有病日常了 :))

還是大家該不會都想看這個吧?!

+

親友寮日常。

+

六星雙速招財貓+16
聽說是可遇不可求的 :D

本月最開心!

+

電腦發失敗了,重發一次

跟朋友一起拼短時間生糧的產物。
起床再看看有沒有發成功吧......
----------------------------------------------------
忙完回來看見好多小心心,
謝謝大家喜歡 :)

07/02

+

塗鴉

都不知道我會畫狗崽...(´・ω・`)
就喜歡半夜發

+

中學吞x茨木老師腦洞

之前說考完汽車牌照要上色的_(:3 」∠)_
於是塗個

上色真的好難TT

+

原來lofter傳圖能夠上濾鏡啊!(恍然大悟)

這是一個中學吞x茨木老師的腦洞

突然發現忘了幫茨寶上眼鏡,啊啊啊

明天要考汽車牌照啦,
考完上色

+

【酒茨】這不是一篇普通的酒茨文



*


茨木對一個人一見鍾情。


茨木是中學最後一名進來的,但那個人,酒吞不同,他是全年級第一,家世顯赫,成績好得甩他好幾條街,且面生得好。被那雙滿是冷漠的紫眸一瞥,就覺得腦內一片混沌,滿世界只能看到酒吞修長的身影,只能聽到自己暴動的心跳聲。


他知道像自己這種無名小卒,酒吞是絕不會理會,於是費盡心思想引人注意。


想了一週,他染了一頭大紅頭髮去上課。


進教室的瞬間全班鴉雀無聲,目光齊望向班導師的晴明看什麼反應,後者嘆了口氣,讓他下課到辦公室來,但茨木只關心酒吞,只想知道酒吞怎麼想,鎏金色的眼執著地看向他,卻發現那人的眼神根本沒在...

+

中學酒茨塗鴉

寫一半文稿的設定
隨手一畫沒有骨架可言(在地上滾)

自已寫文兼配圖的心情十分複雜(メ3[____]←病床

+

洗澡想到兩個小段子

公交車


通往大江山高中的公交車今日也人滿為患。別說帶著大棉花棒的螢草,大天狗把翅膀塞在座位上,毛掉滿地,山兔還一人一蛙就占了三個位。茨木好不容易用力擠上了車,發現恰好有一個位,頓時兩眼發光,張開雙手側身給酒吞開路:


「摯友!剩一個位了!快坐!」


「別大聲嚷嚷!丟人!」


兩人平時身高相差無幾,酒吞一落座,茨木像護衛般靠在一旁,手抓公交車拉環,低下頭去便能看到酒吞頭頂,他覺得這視角十分新奇,看著看著便開始誇獎酒吞頭頂如何生得好,又從頭頂誇到根本看不到的髮旋,又誇到經過高級洗剪吹的蓬鬆大馬尾造型,誇得四周都盯著兩人的方向竊竊私語...

+

【爺狸】心 05(坑)

**警告標語:
原創女主、半架空世界、刀男重生設定有。
若可接受請服用( ´▽`)


*


自那天從學堂回來後,長親老覺得自己的刀不太對勁,本來就不怎麼說話,現在愈發沉默,好像總在思考些什麼一樣。


「正國。」長親在被子裡低低喚了一聲,沒得到回應,但他知道同田貫是在聽著的,黝黑的大眼直勾勾的盯著漆黑的刀身。


「跟我說說話吧。」


「妳說。」同田貫淡淡地回了句。


「正國不喜歡學堂嗎?」


「沒。」


長親用力地盯著同田貫的刀身,好像...

+

我的lofter app 登錄首頁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

三生三世 [藺靖蘇+樓誠+凌李] (全文完)

*服用前言:

文裡的三個CP,藺靖蘇,樓誠,凌李都只是我心目中的刻劃,不是真正的他們,也不屬於我。作者不是考據黨怕會有BUG在這裡先提出,然後玻璃心脆弱慎拍QQ

讀者看得開心是最重要的~(跑走)


*


蕭景琰躺臥在床榻上,面容蒼白,氣若游絲,唯有胸膛輕微起伏。褻衣寬大的袖口伸出骨節分明的手掌,無力的平放在身側。


而藺辰已經看過這樣的景象無數次了。


這回他沒有像往常那般捉著那雙手腕細細診脈,也沒有坐近那位年輕君王的身側,發牢騷般的叮囑他愛惜身體。


因為他知道自己就要解脫了。


如自由的飛鴿...

+

【爺狸】心 (04)

**警告標語:
原創女主、半架空世界、刀男重生設定有。
若可接受請服用( ´▽`)


*


長親是被同田貫一個拳頭砸醒的。


然後她張開眼,剛好看到小雪正無奈地盯著自己。


「好痛……正國你幹什麼……」長親小聲的碎碎念,而她的刀則佇立在她身邊沒打算回話。


「我的課已經結束了,該你的刀術課了長親。」小雪有些憂心地盯著長親,替她理了理衣服:「你要小心呀,別太惹事了,我會擔心的。」


瞇著眼享受著心上人的服侍,長親回話全是「小雪說什麼我就做什麼」之類的,讓同田貫看得內心...

+

【爺狸】心 (03)

**警告標語:
原創女主、半架空世界、刀男重生設定有。
若可接受請服用( ´▽`)


*


「理由……」


同田貫凝視著長親大大的黑眼,覺得她的眼睛像一潭湖水一樣清澈──人類的孩子都是這樣的嗎?他不禁想。


其實他並沒有期待聽到什麼特定的答案,純粹想看看長親的決心而已,就算她的答案讓同田貫不滿意,自己也會教她刀術的吧。


畢竟他存在於現世的意義只有戰鬥,若長親學不會刀術,那他到底在這個地方做什麼呢?


自從在這個時代復生起,同田貫就一直有種感覺,好像在名為胸膛的底下...

+

【爺狸】心 (02)

**警告標語:
原創女主、半架空世界、刀男重生設定有。
若可接受請服用( ´▽`)


*


雖然不覺得是正式的召喚,但同田貫還是現身在了長親的面前。


漆黑的盔甲與裝束令他的身影與陰暗的倉庫融為一塊,他往前走了幾步,雙手環胸打量著幼小的主人。


「妳叫我?」


被喊到名字的時候,同田貫還反射性地以為要戰鬥了,但隨即又想起主人根本還拿不起刀這件事,金色的瞳眸便有些倦怠的半瞇著。


雖說沒對長親抱持任何期待的想法,但同田貫也沒有瞧不起他,畢竟是自己選的主...

+

【爺狸】心 (01)

**警告標語:
原創女主、半架空世界、刀男重生設定有。
若可接受請服用( ´▽`)

*

 

國分家的二子被付喪神選中了──

 

街頭巷尾皆因為這個留言議論紛紛,沒有人清楚留言的真實性,也沒有人親眼見過傳說中的刀之神明。

 

得到付喪神,對過去許許多多的武士來說,是一種無上的光榮,眾人稱那些被付喪神附身的人為「被選中的武士」,而那些人通常毫無例外地成為了地方、甚至一國的大將。

 

傳說中付喪神會賜給附身的人無與倫比的智慧與力量,甚至有專門學者記錄下了歷史上曾經曾出現過的付喪神,與其主人之事蹟,作為重要的史料收藏了起來...

+

【爺狸】心 (初章)

**警告標語:
原創女主、半架空世界、刀男重生設定有。
若可接受請服用( ´▽`)

*

初章.

『都是你的錯……都是你這種刀選中了我……』


同田貫看著自己的主人躺在地上扭動身軀,布滿血絲的雙眼映照在他傷痕累累的刀身。


『為什麼……如果是那些聞名天下的寶刀……我不甘心啊……』


男人流下了眼淚,跟滿嘴的鮮血混在一起,而打敗他們的男人則佇立在一旁看著他的醜態。


同田貫明白自己再也無法被使用了,他的刀身上有一道非常深的裂痕,只要一點點力道,他就會徹底折斷。


一直以來他渴求著鮮血,被粗暴地使用著、在戰場...

+

【陸狸】新生 05 (完結)

*

 

同田貫呆滯了好一會,正要發難的時候,沒想到卻被人搶先一步。

 

「狸貓是俺的!──」

 

刀帳的門被刷!的打開,只見少年模樣的陸奧守滿臉焦急地出現在門口,一會看了看三日月,一會又看了看同田貫,最後大吼:「狸貓只能跟俺在一起!」

 

「……」同田貫頭痛的扶額。

 

「哈哈哈。」三日月掩嘴大笑,一臉計謀得逞的表情。

 

老實說,當三日月說完之後,同田貫馬上就從他那雙盈滿笑意的眼睛裡發現他在開玩笑,但還沒來得及罵人,就被陸奧守撞見了。

 

「狸貓……」

 

而看那個傢伙一臉淚眼汪汪...

+

【陸狸】新生 04

*


在等待恢復的期間什麼都不能做。


同田貫有些無聊的盯著天花板發呆。屋外是大好的天氣,但他卻不能出陣。而已經成長成少年模樣的陸奧守抱著他唯一沒受傷的那隻手臂正睡著。


老實說,當時被次郎太刀攙住身體的時候,他幾乎已經沒辦法思考了,只記得好像聽見他叫自己不用撐著,可以休息一會,而那個時候他也的確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疲憊──


失去意識的那一霎那,他還以為自己會就這麼折斷。


幸好自己躺了幾天後還是醒了過來,不過睜開眼睛第一時間看到的是陸奧守那張哭成豬肝色的臉,還是讓他感到有些衝擊。...


+

【陸狸】新生 03

*


有時候閉上眼睛之後,會看見那個人出現在夢境裡。


原來武器也會做夢嗎?──邊這麼想的同時,一邊看著那些畫面,然後發現,啊,原來他也是會笑的啊。


夢裡的他很不一樣,有時候周身會飄落下自己曾在別的刀周身看過的櫻花,不過很奇怪的是,在某些夜晚刀帳裡的畫面,他會泛紅臉喘息著,邊接受誰的親吻與擁抱。


不過最令自己無法忘記的,還是零碎畫面的最後,在戰場上狼狽的他額頭抵著躺在地上的刀,痛哭失聲的表情。雖然是夢裡的景象,但當第一次看見的時候,還是令自己有種世界崩塌了的感覺──


那個人給予了自己溫暖的懷抱...

+

【陸狸】新生02

*


「拿起你的刀。」


「不要,俺討厭戰鬥。」


「……」同田貫彷彿能聽到腦子裡的理智線啪擦斷裂的聲音。


小陸奧守自從來到本丸,已經過了一些時日了,很罕見的,他不像別的刀那樣成長飛速,勤於鍛鍊,反而對戰鬥一點興趣都沒有的樣子,成天在本丸裡轉來轉去,有時候聊聊天,有時候跟其他刀玩在一起。


導致他到現在還是一個小毛團的模樣。


「你如果完全不成長,就不能為主子效命,臭小鬼。」同田貫粗魯的把小陸奧守拎了起來。


自從把這個毛團撿回來之後,他最常做的就是利用身高優勢一把抓住他的領子,把...

+

【陸狸】新生 01

**警告

陸奧守斷刀梗有

軟萌毛團陸奧守有

人物性格崩壞可能有,因為覺得自己對刀劍的研究還有待深入(灑淚)

然後歷史時間點錯亂可能有


結局一定HE

介意以上的請XX,可以的話請看下去,讓大家一起關愛萌萌的狸貓和小陸奧守(X

----------------------------------------------------------------------------



*

──聽說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我被折斷過無數次,不過這也沒什麼,反正我根本就不記得。再怎麼說只要能上場作戰就好了,我到底是不是我,到底又有什麼關係?


 *


 當那團灰頭土臉的小毛...

+

狸貓現代paro ^q^


本來只是想畫畫好腰好臀的可惡

我只想成為狸貓胸口前的那支筆((舔舔舔 

+

© 朝里35 | Powered by LOFTER